洛九鹊

无。

我的动物园工作

7.

按照根津先生的友情科普,我大致理清了虎园的构成。


由于整个园区的道路构成是一根线走到底,没有任何分岔的单一结构,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


虎园家主轰炎司先生,严酷的大家长,因为喜欢狐族柔软的毛毛而长时间占据了从狐园进出的重要道路,每天强吸路过的狐毛,导致狐园不堪其扰,于是强行将自家最好看毛发最棒的雪狐狐冷强行推给了轰先生。


这就是这对物种不同却惊人的没有生殖隔离的奇怪家庭的开端了。


8.

然而狐冷喜欢的是豹系毛毛,虎系的轰先生完美出局了呢。悲愤的轰先生为了吸毛,先后和狐冷生了四个崽崽。哒崽儿可能因为出生最早又是虎,不受阿爹重视跑路了;二崽儿是和妈妈一样的狐,白色的毛发中混杂了一些阿爹的红毛,在幺崽儿出生之前还是很受阿爹喜欢的,所以和阿爹的关系不算太僵;三崽子就不用说了,被嫌弃的彻头彻尾导致至今都谈爹色变;幺崽儿作为继承了妈妈毛发质量的虎崽,受到了阿爹的热烈欢迎……


“吼嗷——!”


9.

呜哇……轰先生又没吸到自家最小的崽崽焦冻吗?


10.

怀抱着微妙的“吸不到崽子的轰先生好惨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心情,我踏入了据说被“轰先生如临大敌”的兔园。


看清兔园领头兔样子的我顿时大惊失色:欧!欧尔麦特!


这不是全世界兔派的梦中情兔欧尔麦特吗!兔党的我不能呼吸了!妈妈我一定要转正没有人能拦住我吸欧!


11.

然后就被从豹园溜过来消食的相泽先生拦住了,呜。


我的动物园工作

1.

我,清水谷洋子,性别女,年龄二十一,今天成为了JP国家动物园的一名饲养员。


也是唯一一名饲养员,虽然还没有转正。


2.

入职第一天,工作的第一站是虎园。

虎园又有个别名,叫做轰宅。据说是因为虎园的领头虎……


“轰……炎司先生,是您吗?”我看向面前体格巨大表情冷厉的红色巨虎,忍不住在它的目光下后退了几步,“那个,我是清水谷洋子,新入职的临时饲养员,需要到各个园区报道……”


老虎的鼻腔中呼出一股白气,一看就非常嫌弃我的样子,扭身走了。我眼睁睁看着这位虎园的领袖几个跳跃回到了阳光最好的地区开始闭目养神,提着两大桶生肉不知所措。


我是不是……不应该第一个来虎园啊?


3.

最后还是兢兢业业完成了虎园的清理和添食。总感觉自己是从虎口逃生出来了……


“啊哈哈哈,轰先生就是那个样子啦。”园长根津先生笑眯眯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放轻松——既然你从虎园全身而退了,接下来的飞禽馆应该也会很顺利哦!”


4.

是的,的确如此。

感觉自己被飞禽馆最强猛禽霍克斯先生特别关照了。

另:霍克斯先生是一只体型远超正常水平的金雕,虽然是看起来很凶的猛禽,但是意外的比轰炎司先生好相处……?


5.

我错了。


6.

乌鸦常暗踏阴和它的弟弟黑影真可爱呀……


摩尔庄园让我吃下菩提×库拉这一对的铁证就在于库拉大人的青春药水配方上面了。把自己保持青春的秘诀交付在曾经的朋友现在的敌人身上,真的放下了吗两位?

虚拟神明

没有方向,没有目标,没有希望。

我是安东尼,是列玛咖,是波拉塞尔,是任何一个可能出现过的名字的主人,是无名的旅人。游荡在世界之内,徘徊在世界之外。漠视世界,轻视未知,等候过去的到来。

我到底是谁,我为何在此,我为何追逐为何忙碌,都在深渊的过去。

旧神一个个跌落在历史的尘埃,新的神明——科技——被世人追捧,在荣誉的欢呼声中被花瓣捧上至高王座。从满月消逝到太阳陨落,它打破了时空的枷锁,虚拟与现实的界限早已模糊。在宇宙最后一颗新星泯灭时,人类文明迁入了他们梦寐以求的虚拟世界,妄图赢得永生。尔后,他们随着一串串数据的破碎而噤声,淹没在内核边缘。

虚拟世界的残片构成了我的活动空间,构成了这仿若我一片空白的、漆黑的过去,就像古老传说中的塔尔塔洛斯般无法探知。

……又是这莫名的熟悉感,每一个古老传说都能够牵动我那冰冷的心脏,带动我凝固的血管。乌拉诺斯,克洛诺斯,瑞亚;哈迪斯,宙斯,安菲特里忒。这些名字带给我的情绪是厌恶、憎恨、眷恋,是催动这苟延残喘的躯壳继续前行的动力。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知无觉。身在何方,去往何处,一无所知。

我差不多厌倦了这样的日子了。

“内核”是新神的最高杰作,拥有完整的类人人格和人类无法企及的智慧与能力,如果人类的大脑能力果真没有达到极限,那么内核就是尚且稚嫩的脑所能创造的最高杰作吧?

“还是为了你的过去吗?”它这样说着,化作一只三首乌鸦站在我的面前,六只眼却无一倒映过我的身影。这是何等的傲慢无礼?

“将它还给我,骄纵的造物,你可算不得什么神,谁给了你狂妄的资本?”

它收敛羽翼,目光投向我,眼神意味深长。

“是您,我的陛下。是您给了我这样的资格。”
“而您还会在同此刻一般的未来再次对我发问,征询您何时给了我这样的资格。”

镶嵌在它胸口鸦羽间的竖瞳倏然长大,七目的恶鸟发出了诅咒般的叹息:“看吧,听吧,记住这一切吧,我的陛下。”

“然后再一次遗忘吧。”

黑发的海神,大地的撼动者,受人敬仰供奉的神,冥府之主与众神之王的兄弟,克洛诺斯与瑞亚之子,波塞冬啊。

那是我被抹去、被遗忘的一切。

我们依托于人类的信仰而生,他们呼唤万象——最初的我们的名字——而被我们承认,所以我们才是“我们”,才是高居云端无所不能的神。当他们放弃信仰,当他们嘲笑我们的存在,当他们遗忘“我们”的名字,我们便失去了自己的名,尔后成为湮灭在尘埃里的

存个档,关于普绪刻。p1的希腊化时代饰品可追溯到公元前一世纪,希腊化时代维基上面一般起始点在公元前323年,那么有没有可能在古希腊时期普绪刻的那个故事已经开始形成?

关心了不需要我关心的人真不好意思啊(ㅍ_ㅍ)

给自己存个档。

喀戎的具体故事基本很出名。半人马的外表是来自父亲的变形,替换普罗米修斯放弃自己的永生,教导众多英雄的大贤者。但是在后面两个故事上,时间明显出现了交叉:喀戎去替换普罗米修斯是因为被赫拉克勒斯那只浸泡过许德拉毒液的箭矢射中了膝盖,疼痛难忍。而他教导的学生包括了和赫拉克勒斯同时期的伊阿宋、忒修斯与远在这三人活着的时间之后的阿斯克勒皮俄斯与阿喀琉斯。在维基百科上,喀戎替换普罗米修斯的故事后面标注了“奥维德 Fastiv”。奥维德在巅峰时期的两本著作分别是《变形记》与《岁时记》,其中《岁时记》的英文名为《Fasti》。那么这个故事是否是来自奥维德自己的作品?如果是,那么就能够解释这两个故事时间线上的交叉;如果不是,那难道已经“死亡”并且被提成星座的喀戎,后来又回到人间了吗?

人生十几年,大半辈子的信仰被人拿去垫脚,还嫌垫脚太厚
这个孙子我装了,我就没脸说我信仰谁

快乐的奔向大海,结果不仅被冲回岸边还被海浪糊脸,这人生太令人“惊喜”了!

我怀着一腔少女心奔向大海菠菜冬这个大猪蹄子居然就这么回复我!

脱粉了!粉对家了!宙斯真好看!

和列表聊天时候惊觉还有p2这个梗,火速祭出压箱底已久的截图√

发资料结果被loft屏蔽了,令人费解